• <button id="w1jbl"><object id="w1jbl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<dd id="w1jbl"><track id="w1jbl"></track></dd>
            1. <rp id="w1jbl"></rp>
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w1jbl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您好,歡迎訪問先鋒科技官網!

              咨詢熱線:

              +86(514)87990995

              專家:草銨膦市場機會或將在2024年出現

              【摘要】:
              在農藥降價潮下,若論降幅最大的農藥品種,草銨膦屬于一騎絕塵般的存在,從2022年最高峰的36萬/噸(95%原藥價格),降至今年的6.3萬1噸(7月底95%原藥價格),這種降幅,已經超出了斷崖式下跌的范疇。草銨膦價格大縮水,對生產企業雖然是沉重打擊,但對于終端使用者農民來說,應該是個絕對的利好消息。然而,據很多基層農資經...

              在農藥降價潮下,若論降幅最大的農藥品種,草銨膦屬于一騎絕塵般的存在,從2022高峰的36/(95%原藥價格),降至今年的6.31(795%原藥價格),這種降幅,已經超出了斷崖式下跌的范疇。

              草銨膦價格大縮水,對生產企業雖然是沉重打擊,但對于終端使用者農民來說,應該是個絕對的利好消息。然而,據很多基層農資經銷商反饋,雖然草銨膦身價大跌,20%草錢膦100 毫升(一噴霧器用量)零售價格已經跌至5/,和草甘膦及敵草快等滅生性除草劑相比,這個價格已經具有極高的性價比了,但是,本年度草銨膦的市場銷售量,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大。在價格大縮水下,農民朋友采購草銨膦除草的積極性貌似不高,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              、農藥行情持續下跌,導致觀望情緒蔓延

              草銨膦原藥價格一次次下跌沖擊著業內人士的認知,這也讓很多制劑企業遭到沉重打擊。在大降價面前,制劑企業和經銷商屬于兩敗俱傷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草銨膦的最終使用者農民而言,雖然感受不到降價的“刀光劍影”,但頻頻變化的零售價格和豐富的信息渠道傳遞,讓他們也產生了觀望情緒。不要輕視這種情緒的存在,終端市場的一個短暫的延緩,對草銨膦的銷售就會造成較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選擇渠道增多,草銨膦已非必需品

              有農資經銷商表示,草銨膦雖然回歸到極具性價比的除草劑產品行列,但長期居高不下的價格,已經讓農民朋友“敬而遠之”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非耕地除草,草甘膦是首選;對于行間定向除草,精喹禾靈及乙羧氟草醚、乳氟禾草靈、砜嘧磺隆等亦可替代。還有近兩年出現的氰草津+硝磺革酮+莠滅凈滅生性除草劑組合。即便草銨膦已經具備了高性價比,但敵草快的使用慣性,依然不會要然而止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季節因素,草銨膦與用藥旺季失之交臂

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草銨膦存在的價值,是作物行間除草或果園除草,和內次性較強的草甘膦相比,采取定向噴霧的方式,對農作物基本沒有傷害。和同等觸殺的敵草快相比,防治雜草的范國更寬,尤其是禾本科雜草,這是敵草快的缺陷,也是草銨膦的優勢。而行間除草的黃金期,對我國大部分種植區而言,7月份之前是使用草銨膦的旺季,而在這段時間內,受行情波動和農民消費慣性影響,草銨膦并沒能及時切入市場。進入下半年,草甘膦的除草地位,草銨膦依然無法撼動。

              總結:本年度草銨膦雖然降幅較大,但市場占有率卻沒能及時跟上,和以上三點因素是由極大關系的,在原藥價格觸底穩定的前提下,這讓農藥經營渠道在2023 年第四季度有了充足的時間和精力去布局2024年的滅生性除草劑市場。有專家表示,恢復了性價比的草銨膦一旦在市場上普及,滅生性除草劑行列里,敵草快離退出就不遠了。(來源:佰秀農業)